首席經濟學家訪談 連平:不改革是最大的風險

將本文分享至: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不改革是最大的風險。”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專訪時表示。2014年經濟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

“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不改革是最大的風險。”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專訪時表示。

2014年經濟下行壓力持續的背景下,在“保增長”與“促改革”之間開始出現一些新的“拉鋸”。在連平看來,“保增長”與“促改革”并非負相關,兩者之間應是正相關的。改革的深入推進,實際上有利于保增長。改革有風險,但當前中國經濟運行的風險隱患已累積到非改不可的地步,只有改革才能釋放經濟平衡增長的動力。

在此次專訪中,連平還詳解中國經濟“新常態”特征,更預計2015年GDP目標可能定在7%或7.2%左右,實際增速可能為7.2%左右。(更多獨家財經新聞,請加微信號cbn-yicai)

經濟“新常態”呈現八大特征

日報:對今年經濟運行您曾用“一波三折”來形容,今年討論最多的也是經濟“新常態”,您怎么解讀今年經濟走勢以及“新常態”的概念?

連平:當前中國經濟運行正在步入“新常態”,主要表現出八個特征:

一是增長放緩至中高速。過去兩年經濟增速都是7.7%,今年前三季度經濟增速7.4%,明顯低于改革開放以來平均10%左右的高增速。

二是增長波動幅度較小。2012年以來季度經濟同比增速7.3%~7.9%之間,環比1.4%-2.2%之間,呈小幅波動特征,波幅相較于以前明顯收窄。

三是就業整體保持平穩。這次經濟增速放緩對就業的影響不同于1997年~2002年亞洲金融危機期間那么大,那次經濟增速放緩伴隨國企改革帶來結構性失業,而現在服務業拉動就業的能力顯著提升,今年前9個月已經完成全年城鎮新增就業1000萬的目標。

四是通脹水平保持較低。近兩年CPI保持在2%~3%的較低水平,今年在1.6%-2.5%之間波動,并已連續3個月低于2%,PPI也已經連續32個月為負。

五是存在局部性風險。房地產市場調整,房地產投資迅速下滑是經濟增長的最大影響因素。工業領域面臨通縮壓力,成品油、煤炭、鋼材、水泥等主要工業品價格趨勢性下滑,抑制了工業增加值增長。同時,債務違約風險也在蔓延,一方面是以信托為代表的表外融資兌付風險可能演化為一定規模的違約風險,另一方面是長三角、珠三角等沿海地區企業間聯保聯貸引發企業資金鏈斷裂,帶來區域性的金融風險。但總體上看,當前存在的風險仍是散發性的,經濟運行不存在系統性風險。

六是穩增長采取有限度的刺激政策。現在的宏觀調控政策不會像以前那樣全面、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而是兼顧穩增長、調結構和促改革。

七是經濟結構改善。產業結構不斷優化,今年前三季度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比率升至46.7%,高出第二產業2.5個百分點。消費占比提升,前三季度最終消費支出對GDP貢獻率達48.5%,高于資本形成的貢獻率7個百分點左右。

八是經濟質量和效益提升。出口中的虛假貿易成分、消費中的貪污腐敗和浪費性消費以及投資中“政績工程”等無效投資如同水分被逐步擠出。

日報:對于今年第四季度的經濟走勢您有怎樣的判斷?

連平:結合近期宏觀數據,今年第四季度經濟環境可能略好于第三季度,經濟增速可能企穩略升至7.4%左右,全年經濟增長7.4%左右,能夠完成年初制定的7.5%左右的目標。

“保增長”與“促改革”正相關

日報:您怎么看待當前改革與“保增長”之間的關系?

連平:“保增長”與“促改革”并非負相關,兩者之間應是正相關的。改革的深入推進,實際上有利于保增長。

深化改革能夠提升經濟運行效率。改革的推進不但提升政府行政效率,并且伴隨著體制制度的完善和健全,能夠讓市場經濟體制進一步發揮作用,經濟運行效率將得到提升。

深化改革還能夠降級成本。通過改革能夠降低行政成本,提升政府服務能力。稅制改革為企業減輕行政管理及稅費負擔。金融體制改革則有助于緩解企業融資貴問題,而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有助于企業擴大再生產。

同時,深化改革能夠優化資源配置。通過改革實現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經濟增長活力得以激發。

與此同時,經濟保持一定的增速是改革得以推進的基礎。如果增長不保,改革就失去良好的條件;如果經濟硬著陸,將會嚴重延緩改革的進程。當然,改革不能一蹴而就,而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日報:中國目前如何去應對這種經濟下行壓力?

連平: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可有多方面應對措施:

一是加大商品房限購、限貸放開力度,釋放房地產需求;二是基建投資繼續發力;三是實施消費稅改革、消費擴大和升級、培育新的消費增長點等消費促進政策,助推消費增長。雖然名義消費增速持續放緩,但從實際增速來看是保持穩定的,10月實際消費增長10.8%,與9月持平,高于7、8月;四是把握外需整體較好的環境擴大出口,今年下半年以來出口增長達到兩位數以上,未來幾月有望保持較高增速。

貨幣政策不宜收緊

日報:您認為央行這種“定向微調”政策對目前經濟是否適用?為什么?

連平:目前,我國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確保經濟增長不滑出下限仍是宏觀調控的首要任務,貨幣政策不宜收緊。

當前風險形勢較為嚴峻,地方融資平臺、房地產以及“影子銀行”等領域的潛在風險不可小覷,控制風險的壓力著實不小。目前我國經濟總體的杠桿率已經很高,去杠桿的任務長期而艱巨。為防止債務進一步上升、風險進一步聚集,貨幣政策全面放松也不可取。

在此局面下,總體穩健、定向放松是較為合適的一種政策選擇,有助于更好地平衡好“穩增長”、“防風險”和“去杠桿”之間的關系。

一系列創新政策工具兼具總量、結構和價格上的效應。央行通過SLF、MLF、PSL向金融體系提供從短期、到中、長期的流動性支持,加上對特定金融機構的再貸款和定向降準等工具,有效地保障了市場總體流動性充裕。PSL、再貸款、定向降準均明確要求資金投向三農、小微、保障性住房等特定領域,結構性支持的意圖明顯。不僅貨幣市場利率持續維持在較低水平,近期貸款利率也出現一定程度的下降,企業融資成本高問題有所緩解。9月份,非金融企業及其他部門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比上月下降 0.12個百分點。

日報:您預計到年底,貨幣政策還會有哪些調整?降準、降息是否有可能?

連平:我認為貨幣政策將維持穩健中性,不會全面、大幅放松。

在我國經濟總體債務率較高、“去杠桿”壓力比較大的情況下,中長期看貨幣政策不宜松動。預算軟約束和結構性矛盾依然較為突出,大幅“放水”有可能會導致資金過度流向融資平臺和房地產等領域,從而固化現有扭曲。

盡管經濟下行壓力較大,但增速仍在合理區間,就業情況基本穩定,因而也不存在大幅“放水”的邏輯。同時,美國量化寬松政策逐步退出,美聯儲加息在即,由于之前我國已經累計了大量的外來資本,此時大幅降息會導致境內外利差明顯收窄,有加劇資本流出、沖擊國內金融體系穩定的風險。

日報:經濟“新常態”的背景下,貨幣政策應該如何走向?

連平:“新常態”下的貨幣政策呈現四個主要特征:

一是總量適度。盡管長期看為避免債務進一步上升,不宜繼續大幅“放水”,但短期內為“穩增長”,應該會保持貨幣信貸合理增長,社會融資適度增加;二是注重結構。在總量不宜大幅擴張的情況下,政策重點是引導資金流向三農、小微、棚戶區改造和戰略新興產業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三是降低利率。通過主動加大基礎貨幣投放來保持貨幣市場流動性寬松,促進市場利率維持在較低水平,并以此推動整個社會融資成本的下降;四是創新工具。慎用對市場具有無差別影響的、總體性的數量型和價格型工具,重點通過創新工具來加強結構性、有針對性地加以支持,在提高政策效果的同時避免其副作用。

預測:2015年實際GDP增長7.2%

日報:您預計,2015年經濟運行會是怎樣的情況?

連平:2015年中國經濟運行的壓力與轉機并存。

房地產市場持續調整、投資增速下臺階、制造業結構性問題是影響經濟下行的因素,但六方面因素可能帶來轉機:

一是穩增長政策仍將重點支持基礎設施建設,比如鐵路、機場、水利工程等建設項目的陸續出臺,基建投資將繼續回升,從而托底投資增速的穩定;二是房地產有望觸底企穩,提振投資與消費;三是國際環境改善,出口保持較高增速;四是油價低位徘徊,生產及消費成本下降。五是產能過剩治理部分行業或已初見成效。消化過剩產能至少需要3-5年時間,預計明年局部會出現一定的成果;六是改革推動股市回暖,促進消費增長。

以上六方面因素加上積極財政政策和穩中偏松的貨幣政策的支持,有可能使2015年的經濟運行觸底企穩并成為未來中高速平穩增長的起點。預計2015年GDP目標可能定在7%或7.2%左右,實際增速可能為7.2%左右。

日報:在您看來,2015年經濟發展的主要任務有哪些,可能會面臨哪些風險,調控政策如何應對?

連平:2015年,內外部環境錯綜復雜,不確定性依然較多,經濟發展的主要任務仍是“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和“提質量、增效率”。

面臨的主要風險有三:一是PPI持續兩年半多的負增長,工業制造業領域面臨通縮風險,一旦形成固化預期,對“穩增長”十分不利;二是經濟下行周期下企業盈利下降,前幾年的高成本融資如信托、信用債等面臨兌付風險,金融市場面臨局部違約風險;三是小微企業經營狀況短期內難有顯著改觀,今年以來持續發酵的小微企業信用風險在明年仍將是影響銀行資產質量的主要因素。

在此局面下,宏觀調控仍應堅持積極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堅持定向寬松,加強結構性支持。貨幣政策在保持穩中偏松的總體格局下,重點是充分利用創新型工具加強對流動性的主動調節,進一步加大定向支持力度,確保貸款和社會融資保持適度增長,繼續促進融資成本下降。

建議通過加快財政支出、落實產業規劃、結構性減稅等多措并舉,繼續加大對居民消費、公共基礎設施、戰略新興產業等重點領域以及“三農”、小微企業等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

 

網友評論 >

專訪巴西“乙醇汽車

筆挺的西裝、紅色的褲子,坐在沙發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雖已年近八十,但依舊

我要提問

廣告聯系 | 報紙訂閱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上海工商 | 舉報中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

排球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