淴浴,是一種生活方式

將本文分享至:

上海人管洗澡叫淴浴。小辰光淴浴要么勒屋里,要么到混堂。 屋里淴浴是夏天,下半日四五點鐘,拉上窗簾、關上門,勒一個大腳桶里放好水,一屁股坐勒里頭,臉、身、腳一道汏一遍,揩干后

上海人管洗澡叫淴浴。小辰光淴浴要么勒屋里,要么到混堂。

屋里淴浴是夏天,下半日四五點鐘,拉上窗簾、關上門,勒一個大腳桶里放好水,一屁股坐勒里頭,臉、身、腳一道汏一遍,揩干后灑點花露水、撲點痱子粉,算是淴過浴了。

當年上海的老虎灶隨處可見。夏天老虎灶會開出一種業務,就是淴浴。老板在店堂里或者店堂外掛塊木牌, 清水盆湯 四個字格外醒目,再擺幾只腰子腳盆,四周用大帆布遮牢。老虎灶里供應熱水,下班后的勞動大叔們便會輪番進入,洗掉一天的疲勞。

過了白露,天涼了,老人會關照: 白露,身不露。 人們便開始添衣,再往后就入冬了。上海的冬天特別冷,陰冷陰冷的,于是淴浴只能去混堂。

混堂是對老上海公共浴室的稱謂,有上百年的歷史。混堂的水一天一池子,所有浴客都在里面泡。小辰光天冷跟父親去混堂,每月總歸有次把。混堂上午打烊,中午開門,第一道水是清的,汏到后來,開始發渾,鍋爐房的師傅會加點明礬,沉淀掉一部分同時還可以殺菌。因為父親白天要上班,我們往往是夜里去,浴室里水霧騰騰,看到人影在晃動,看不清對方的面孔,講話聲會變得甕聲甕氣,待久了,氣也喘不過來。令人佩服的是一些老浴客,居然能躺在池子邊上閉目養神,讓師傅擦背,一擦就是個把小時。

孵混堂,是上海男人的一種生活方式。當然主要是孵在大堂里,每個浴客占一把躺椅,躺椅頭頂有一排排掛衣服的木桿,茶房會用丫叉頭把浴客的衣服準確地掛到上面。這樣既節約地方,又保證各人的衣服不至于被穿錯。

從池子里出來的浴客,披一塊大浴巾,躺在上面,茶房會送來茶水、遞上熱毛巾。無線電里放著戲曲、評彈或者滑稽,有吸煙的、有品茶的、有閉目養神的,孵在那里交關愜意。當然混堂有混堂的規矩,約定俗成的,當茶房不斷地向你遞熱毛巾的辰光,浴客就會知趣地換好衣裳、打道回府。每當走出浴室,冷颼颼的空氣撲面而來,那是最享受的一刻,真是神清氣爽。

后來離開上海,淴浴竟也成了鄉愁。因此,每次回上海探親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就是浴室。復興東路的西城浴室,淮海東路的逍遙池,或者大興街的碧玉池。痛痛快快地洗去旅途的疲勞,然后干干凈凈地回家去。

如今的上海人早已告別兒時的大腳桶,老虎灶的腰子腳盆,還有混堂的大池子。 淴浴 成了每天的功課, 混堂 進入了每家每戶的衛生間。

是的,我們確實得到了很多。那么我們是否也失去了點什么呢?

網友評論 >

小白如何用手機拍出

因為手機多采用cmos感光元件,拍攝間的輕微抖動都會對成像效果造成影響,所以善

我要提問

廣告聯系 | 報紙訂閱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關于我們 | 友情鏈接 | 上海工商 | 舉報中心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050348號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滬備201400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 上海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上海第一財經數字媒體中心

排球网架